首页 教育要闻 高考培训 教育论坛 教研教改 安全教育 校园文化 区县传真 舆情传真 热点导读 校园新闻 教师交流

贸易战实质是两国供给侧改革较量 下游制造业被挤压

2018-06-14 18:52 来源:网络整理

  与此同时,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刺激之下,总需求大幅扩张,政府、居民都在加杠杆,国内一线、二线和三四线城市房价实现翻番,社会债务总规模继续膨胀。在这种情况下,总需求政策又一次不得不“踩刹车”。而供给侧改革,在总需求萎缩情况下,其正面效应正在消退。

  实际上,中国经济学人追寻里根经济学的脚步,比现在的美国要早。还在2012年11月,曾任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的滕泰就率先呼吁学习里根经济学,发表《新供给主义宣言》一文,被称为是中国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创立者和倡导者。

  2、推动放松经济管制的改革,包括减税。当时里根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48%降低到34%,降低了14个百分点。到特朗普时,再一次启动了自里根时代以来最大规模减税,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 35%降至20%,15个百分点的减税幅度甚至高于里根时期的减税幅度。与此同时,特朗普还主张撤销《多德-弗兰克法案》,放松银行监管。

  这不但可能对资源配置产生扭曲影响,而且一旦外需扩张中断或出现逆转,则去产能的可持续性将面临问题。从中长期角度来看,利益在上述两大类企业之间的再分配,不但削弱了整体工业企业的投资增速,也可能不利于提高经济的潜在产出增速,甚至可能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冲击。

  1-3月份,采矿业实现利润总额1375.4亿元,同比增长36.1%

  扩大总需求方面,措施非常猛烈。2015年底之后一年多时间,货币政策极度宽松,央行直接将利率调低到了1.5%史上最低水平,配合各种金融监管措施放松,资产荒开始登场,而财政政策扩张非常明显。2015年成为PPP项目元年,棚户区改造元年,各类投资规模已超2008年的4万亿投资计划。

  5年前,一帮中国经济学者,成立了学习里根经济学的“新供给学派”,鼓吹要进行中国的供给侧改革。2015年11月10日到18日前后九天,中央四次提及“供给侧”改革,昭示着 “供给侧改革理论话语”确立。而去产能称为供给侧改革的重中之重。

  在主要行业利润中,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增长1.2倍,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64.1%,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增长42.7%,电力、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增长32.9%,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19%,是同比增长最快的五个行业。

  过去一年,在特朗普积极推进国内政策时,中国迎来供给侧改革的收获之年。回头看,2015年底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中,供给和需求侧都赢来了巨大的变化。

  美国式供给侧改革开始粉墨登场

  当务之急是,将去产能式供给侧改革调转矛头,不能让中国制造业承受高昂的原料成本,努力增厚制造业利润,将制造业留在国内。

  ——刘鹤在第48届世界经济论坛致辞

  

贸易战实质是两国供给侧改革较量!下游制造业被挤压危及“中国制造”,遑论美国启动全球产能置换

  1、紧缩的货币政策。当时,里根时代由沃尔克任主席的美联储大力收紧银根,以此抑制通货膨胀。2018年2月5日,特朗普任命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,也走在加息的路上。

  今年头3个月利润情况,采矿业等上游原料行业达到了2011年以来最好水平。

  电力、热力、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实现利润总额1120.6亿元,增长30.4%。

  对于这些问题,新供给学派学者认为,宏观调控中盛行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,用来刺激总需求增长,没有对症下药,靠刺激政策、政府直接投资实现预期目标的空间已经不大。而应该在供给端放宽管制,解除供给约束,降低税赋。

  为应对这种潜在影响,中国扩大了减税范围,并再一次提出扩大“总需求”,中国恐怕又一次陷入 “踩油门”和“踩刹车”的老问题当中。一旦继续采用刺激性措施,对于中国本已严重泡沫化经济而言,风险巨大。

  中国的“新供给经济学”

  相比较而言,中下游的制造业才实现利润总额13037.2亿元,增长8.2%。

  与此相应,日元对美元的汇率急剧上升,从 1:240 到 1:200 进而突破了 1:150 。日元在短时期内的急剧升值,导致日本从 1986 年下半年出现了短暂的经济衰退。为了避免日元对美元过度升值,西方七 国 1987 年 2月在巴黎签订“卢浮宫协议”(Louver Accord),随后日本中央银行的官方贴现率降到创记录的 2 .5%的低水平。与此同时,日本广义货币增长率也大幅飙升到 12 %。

  目前,特朗普推出的经济政策,也被认为追寻里根的脚步,把里根上台后的三板斧,学的有模有样。

  在人类发展的长期历史进程中,有一个鲜明的特点,那就是历史或以不同的方式重演,或把我们带到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。

  数据显示,中国制造500强企业平均利润率近年来持续维持在3%上下,而上游原料、电力等行业利润竟然高达32.9%—120%。即便出现如此超额利润的情况下,中国去产能式供给侧改革,依然脚步不停,规模反而进一步扩大,真是匪夷所思。

  从特朗普刚上台的三板斧来看,推进速度惊人,效果明显。所以贸易战比预期更早开始登上舞台。

  需求和供给两处发力,是2015年底改革的特色和亮点,以往都是总需求刺激为主。特别是,去产能在行政化措施强力推进之下,产量大幅萎缩,而总需求又在扩张之中,导致供需失衡,上游价格猛涨。

  在中国启动供给侧改革一年之后,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。特朗普不止一次强调,里根是他最欣赏的总统,而且还抓住所有机会在推特上晒自己与里根的交集。里根也被美国人视为最伟大的美国总统。特朗普说,“里根能处理好,我也能。”

  如何评价去产能式供给侧改革的结果?来看一下外界对此的典型看法。

 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渊:

  面对全球最大进口国美国的一系列动作,中国应该首先将去产能式供给侧改革尽快调转方向,大幅降低原料价格,提升下游制造业利润水平,将企业争取留在国内,而不是再次“踩油门”。否则,一旦美国启动全球产能置换行动,对于中国去产能政策下的下游制造业来说,将是“雪上加霜”。

  根据中国统计局4月27日的统计数据来看:

  统计显示,2016年至2017年,煤炭领域退出产能4.4亿吨。同一时期,钢铁行业累计化解过剩产能1.15亿吨,同时1.4亿吨“地条钢”得到全面清理。去产能涉及的相关行业经营改善、利润状况大幅回暖。2015年,煤炭、钢铁行业的利润分别为441亿元、526亿元,2016年两者分别为1091亿元、1659亿元,2017年更是达到了2959亿元、3419亿元。

  中国供给侧改革更多是不同部门的利润调换

  一时间,国内经济思想界掀起来一场供给侧改革的大讨论。这个新供给学派针对的是什么问题?是中国经济的老问题,宏观调控中的“踩油门”和“踩刹车”问题。

责任编辑:网站编辑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