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教育要闻 高考培训 教育论坛 教研教改 安全教育 校园文化 区县传真 舆情传真 热点导读 校园新闻 教师交流

P2P卧底(13)|杭州之夜静悄悄,一亿传闻轻飘飘

2018-11-20 11:09 来源:网络整理

活力宝宝网-网上-最专业最贴心的母婴购物 音乐胎教,早教教材,家用胎心仪,产后塑身衣():P2P卧底(13)|杭州之夜静悄悄,一亿传闻轻飘飘

上次号称得了艾滋病的人来闹了之后,凌云一直以为平台要雷了,结果,这事又静悄悄的过去了,倒是又额外请了几个报安,专门划了接待区和办公区分开。

从那之后,公司也每天安静的很诡异,之前还能嬉笑打闹下的,现在大家都没了心情,然而工作并不那么好找,只好混在这混工资,天天上班投简历,人总要吃饭,自如房也要交租啊。

就这么耗着,凌云觉得自己要得抑郁症。好不容易来了个出差机会,公司在杭州一个金融科技的峰会设了个展台,要去做品牌推广。

一屁股的账没兑,还出去烧钱搞什么品牌,凌云看看那会的逼格就知道赞助费不便宜,但这事没让品牌部经手,直接老板跟人谈妥了。凌云觉得很奇怪,后来想想也明白了,兑出去的钱肯定是收不回了。但出去烧烧钱,会让人觉得你还健在,或许就不来挤兑了,又或许还能再吊几条鱼呢。

出去开会倒还罢了,关键是吃饭的时候法务告诉她公司要融资了,这才是心头有一万头草泥马飘过,这都被人上门挤兑了,公司逾期也早翻倍了,居然还有人给投资,这风投怕不是瞎子。

看她一脸懵逼,法务李翔乐了,你不会是真信我们拿到钱了吧,告诉你,投我们的风投几年前就跟我们合作过,还跟我们老板合伙开过公司,还在平台借过钱呢。投不投的主要是做给出借人看的,又不用真的打几个亿过来。我们平台不能再被挤了,否则只有死。

这算不算关联交易,凌云半信半疑,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这公司。微信上找了公司的法律顾问沈律师,“哎,我们的自查报告是你们律所签字的,我们公司到底有问题不?”

沈律师半晌回了句,“你们公司跟北京的雾霾一样的,没人看得懂。有什么问题也没跟我们律所讲过。”

凌云不泄气,继续问,“那以你睿智的目光呢?”

沈律师秒回,“依然穿不透你们公司这层迷雾,现在的备案,也是在穿雾,你看看北京,那么大栋楼都看不见。对了,你有合适的下家就离职吧,不要纠结工资之类的。”

凌云还是有点懵,“你们律师就不能为签过的字负责吗?业务没看清你们就签?”

”我们只就你们给我们的业务进行审核,这部分业务都是真实的。但如果平台有心欺瞒,我们不对没看见的负责,不对无法从合法渠道调取到的内容负责。“沈律师回答的滴水不漏,凌云也觉得自己真是傻到家了,居然还幻想去套一个律师的话,荒唐。

抱怨归抱怨,凌云还是很愉快的踏上了出差的路程,原来这种活动搭建类的她都不大盯,但现在能干活的都开了,留下的又是孕妇,喊她们出差,凌云良心上也过不去,反正公司呆着也是心烦,不如出来,尽管是到雷都。

大概是出差地没选好,凌云13号出门,路上就看各自媒体都在传杭州存量一亿以下的要清退,人心惶惶的,还有人言之凿凿的晒出了某平台截图,说是因这事要没达到监管要求,要清退。

倒数据的刚抓还没出来,这P2P又出事端,真是不平静啊。

清退一批存量小的问题平台,这事可以理解,毕竟大的几十甚至上百亿出借人的资金在里边,怕万一爆了引起社会事件不可轻举妄动。小平台相对简单,个把亿的平台业务一般也相对简单,先双降耗着耗着差不多了清盘也相对容易。而且这种老板因为体量小也犯不着跑路啥的,盯着点都是能安安静静的退出的。

但行里还是有一些垂直于某领域的所谓的小而美平台,因为就盯着某一个行业,老板都比较懂行,人肉做风控,逾期率反而比较低,但这类的特征就是搞不大。因为小而死是比较憋屈,尽管小的确实抗风险偏弱了些。

不过,对于不盈利又备案而不得的小平台,退出也算解脱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除非想自融骗钱的,老老实实做业务的其实也都是苦逼的活。

而且行业里有个规律,很多大的平台反而因为曾经有过野路子操作而做大,然后很多老实人又畏首畏尾,不敢犯规不敢烧钱没搞大,这就成了乖孩子受罚的尴尬。

小而没,大却熊,一刀切不合适也不现实。不过凌云狐疑的倒是这金额到底是哪出来的,她就不信监管能说出这数字来,那就可能是某些人的臆想或猜测。

无论如何,这对小平台都不算好事,因此,在看到某些自媒体居然不辞辛苦的把杭州1亿以下平台的名单理了出来还发表了,凌云有点出离愤怒了,这是要逼人死的节奏啊,万一清退搞成爆雷,对谁都没好处。

责任编辑:网站编辑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